第十九章 消息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又转了一会儿,才终于找到个卖书的摊子。

    二人蹲在书摊前翻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他们想要的有关基础修仙常识的书,难道没有这类的书吗?

    白白净净,一脸羞赧的摊主叫住他们,磕磕跘跘地问道:“道、道友,你们要找什么样的书?”

    卫临抬眸看了看脸涨的通红的少年,心中了然,这家伙应该是第一次出来摆摊,他点点头正要说话,眼眸瞥见旁边放得有些凌乱的书籍,正上一本,封面上大大的“修炼初解”四字吸引了他。

    他伸手拿过来翻了两页,讲得是沧澜大陆地形分布,灵石丹药法器,功法妖兽等的品级,修炼阶段等基础性知识,正是他们要找的书,正准备开口问价,忽见页角有点积灰,他心念一动,又翻了几页,果然,页角或是残损,或是积灰。

    他放下《修炼初解》,又百无聊奈地随手拿起另外几本翻了翻,而后又把目光重新投向那些摆放整齐,洁净如新的书籍。

    云梨虽不知他为何突然改了主意,却也没当下就问,而是默默看着。

    卫临挑挑拣拣,终于选定了《符篆初解》《灵植录》和《妖兽录》三本书,方才说道:“就这些吧。”

    少年挠了挠头,羞涩道:“三十灵珠。”

    卫临沉吟一番,从旁边随手拿过两本,“加上这两本三十灵珠,可好?”

    少年看了看,一本《修炼初解》,一本《洛灵修仙记》,都是些卖不出去的闲杂书籍,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云梨这时也明白了,那些凌乱摆放的书籍表面虽也干净,边边角角却或多或少有些积灰,说明摊主施展除尘术时很随意。

    商人对自己的商品不在意,只能说明这些没有市场,连打折促销品都不如,他们若是特意买,岂不是显得他们很傻很奇怪,有冤大头的嫌疑。

    不过,《灵植录》和《妖兽录》可以理解,正好可以了解一下几种常见的灵植和妖兽,但为什么要挑《洛灵修仙记》,那分明就是话本子!

    买完书,二人接着在街上晃荡,顺便卖了妖熊,眼看夕阳西下,暮色降临,还是没有任何人来抓他们,二人便准备打道回府。

    快到小院时,只见王顺从城中方向走来,头发有些凌乱,人也有几分失魂落魄,卫临心念一动,叫住了他:“王道友。”

    “是你们啊,”王顺打起精神,“你们这是去哪?”

    “这不刚来嘛,去逛了逛坊市。”卫临笑着说道,指了指王顺有些凌乱的头发,问道:“王道友这是怎么了?”

    王顺凝出一面水镜,照了照,一边理顺头发,一边羞愧道:“瞧我,就是不经事,一点小事就乱了方寸。”

    云梨适时地追问:“出什么事了吗?”

    “唉,百兽店的许掌柜死了,城主府的人找我过去问问消息。”

    “呀!”云梨惊叫,转而疑惑地问:“城中不是禁止斗法吗?”

    王顺苦笑着摇头,“那些大人物,可不会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所谓规矩,是给我们这些低阶修士制定的。”

    “这……”云梨一脸害怕地抖了抖,“凶手抓到了吗?”

    王顺摇摇头,“最近城里没有什么可疑人员进来,许掌柜的家中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你们最近也小心些,凶手恐还在城里。”

    云梨点头如捣蒜,应和道:“太可怕啦。”

    王顺又叹了口气,抱怨道:“其他人死了也就死了,偏偏这许掌柜……”

    卫临眼眸闪了闪,与云梨对视一眼,而后问道:“这话是何意?这许掌柜有何特别之处?”

    “你们刚来不知道,这许掌柜有个孙子前些年入了四季谷,这些年,连城主也得给许掌柜几分薄面。”

    “这样啊。”卫临若有所思,记得在灵舟上安染说过,四季谷是与太一宗齐名的大派,死老头的孙子能拜入四季谷,想来有点天资,看来修为没上去之前要远离四季谷的势力范围!

    告别王顺,二人回到小院,翻了翻《修炼初解》,便开始紧锣密鼓的修炼,这一修炼就是二十多天,这日清晨,云梨照例结束了一整晚的修炼,神清气爽地起身,揉了揉咕咕叫的肚子,哎,若不是今日就要离开了,真不想结束修炼。

    修炼的时候,灵力流过经脉,温热温热的,身体和灵魂都仿佛被泡在温泉里,全身毛孔都张开了,舒服得不行。

    推开门,院中桌子上已经摆好两碗米饭,卫临挥袖熄了火,从灶台上端起两碟小菜放在桌子中央,头也没抬道:“过来吃饭。”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