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发现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绿树轻摆,阳光曦然。

    小院里,卫临凝立如松,左脚向前方错开半步,脚尖向外,眼睛凝视前方,手执银白长剑,忽地,他手指轻压剑柄,手肘侧身,扭腰前移重心。

    刷!刷!刷!

    一道剑光如水般倾泻而出,而后手中长剑保持最后的平举姿态,纹丝不动。

    晨风徐徐,一片金黄的残叶蓦的裂成两半,慢悠悠地飘落而下。

    这是叶落凌空剑诀的起手式,这几天他反反复复地练习,捕捉每一次细微的变招带来的变化,已隐隐有些心得。

    院子另一边的石桌旁,云梨握着符笔将灵力灌注到笔尖,悬肘运笔地将先前记在脑中的符篆纹样一点点勾勒出来,鲜红的朱砂混着妖血均匀、流畅地印在符纸上,有之前练习书法的经验,符篆表面看来倒是有模有。

    实际上呢,符篆灵力分布极不均匀,开笔灵力用力过猛,她赶紧收回符笔中的灵力,糟了,下一段的又不足了,还得再注入一些灵力,噗嗤一声,符纸支撑不住化为了灰烬。

    她懊恼地放下符笔,拿起一旁的《符纸初解》细细看了起来,又回忆一番刚才的体验,再次拿起笔,蘸了兑妖血的朱砂,控制着灵力与朱砂混合,均匀分布在笔尖上,而后落笔画起来。

    这次朱砂与灵力随着她的走笔都均匀流畅地倾泻在符纸上了,云梨勾起唇角,要成功了,强压着心中的窃喜,继续稳稳运笔,就在这时,院门忽然被人拍的哗哗作响,她心中一惊,笔势一顿,符纸顿时又化为了灰烬。

    云梨气炸了,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一把拉开院门,气吼吼道:“谁啊!”

    来人被她吼懵了,下一刻意识到自己被一个刚入阁的弟子吼了,表情寸寸龟裂。

    待看清院外之人后,云梨如被人掐住了脖子,怒气戛然而止,怎么是她!

    来人碧玉年华,长相甜美,一身漆黑的衣袍也掩饰不住她的娇俏可爱,正是那日恩将仇报,将伙伴踹向白鼻熊罴的女孩,云梨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她不会知道是他们拿了月八的储物袋,来灭口的吧?

    心念急转,她挤出一个有点疑惑又略带忐忑的笑容,“不好意思哦,我们在忙,这位师姐有事吗?”

    月十九猜到她可能打扰到对方修炼什么的,不过一个低阶弟子而已,不用在意,她也不道歉,只皱眉道:“听说你们前几天去螺山做任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吗?”

    “特别的事?”

    她陡然一个激灵,师兄手里可拿着月八的剑呢,她强装镇定地朝面前的女子露齿一笑,做出努力回想的样子,而后飞速传音卫临,“快把长剑收起来,那个将月八踹向妖兽的女孩来了。”

    进阶后,他们很是在文溯楼一层一连泡了几天,将里面有关神识的书翻了个遍,也没弄清那股清凉之意到底是什么东东,倒是学到了不少神识小技巧。

    比如这个神识传音,简直就是游戏密聊,只有传音者指定的对象可以收到,美中不足的是,受距离限制,只有两者在一定距离内方可收到,至于这个一定距离,则取决于传音者的神识强弱;此外,还有被神识远强于传音者截取的风险。

    一般来说,修士到了练气后期才能修习神识传音,他们虽然没有弄明白那清凉之意,却学会了召唤它,并通过两股清凉之意之间的联系,提前学会了神识传音。

    当然,就目前他们只能相互之间传音,并不是对所有人都可以。

    在月十九开口的时候,卫临就听出了她的声音,他正待将剑收起,不想前一刻挥出的剑气已然切割在飞舞的落叶上,轻嗤声吸引了月十九的注意。

    她虽然身材娇小,却也比云梨这个六岁女童高出半个头,直接探出脑袋,越过云梨,轻而易举就看清了院内的情况。

    视线落在银白色长剑上,她的表情瞬间凝固,神色有一丝紧张,待看清两人的修为后,她又放松下来,白玉般的脸蛋儿上一丝狠毒一闪而过,而后甜甜一笑:“原来是你们啊。”

    推开云梨,她脚步轻快地走进院子,那随意的模样,仿若是回自己的家一样,到卫临身前站定,伸出手,语气依旧甜美,“拿来。”

    云梨踉跄两步稳住身形,撇撇嘴,真没礼貌。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