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仙缘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接下来的一个月,整个梁国都沸腾了,离府城远的自是不必说,拖家带口,早早赶到各个府城等着。

    而那些离府城近,和住在府城的人也不消停,求神拜佛,祭祖行善,祈祷佛祖观音等漫天神佛以及自家祖宗保佑家中子女能有仙缘的比比皆是。

    连她英明神武的皇帝舅舅都未能免俗,决定带着皇族宗亲、文武大臣以及本次要参与测试的权贵子弟去太庙祭天祈福!

    仙缘这种东西竟然还能靠祈祷?!云梨满脸黑线。

    在民情激昂中,测仙缘的日子姗姗来临。

    这日一早,在宁国公的带领下,云家人浩浩汤汤的出了门。

    街上人头攒动,密密麻麻都是人,马车只能龟速前挪,到目的地时日头已高过树梢,云梨顶着秋日火辣辣的阳光下了车。

    巨大的平地上人山人海,黑压压一片,人群以最东边的高台为界,南边锦衣华服,是达官贵人;北边大多粗布麻衣,是平民商贾。

    宁国公领着众人到南边的位置站好,又朝几位同僚颔首示意。

    等了大半个时辰,人群忽然喧哗起来,众人激动地、朝圣般朝西方跪拜。

    抬眸望去,霞光倾泻的苍穹下两名仙姿绰约的白衣人在皇帝的陪同下走来。

    惠嘉帝正当青年,龙章凤姿,气宇轩昂,平日也是少有的美男子,今日还穿着显眼的明黄色龙袍,然而与这两人走在一起,却很难让人第一时间注意到他。

    随着三人走近,只见仙师银冠簪发,白衣出尘,仙气儿十足。

    特别是中间那位少年仙师,此刻分明日头正好,阳光明媚,他却像是夜色中的一抹月光,皎洁澄莹,眉眼平和清澈,端的是清风朗月,君子如珩。

    右边的中年仙师虽不及那少年,却也是身姿挺拔,面容俊朗,自有一番气度。

    中年仙师显然是此次收徒小分队的领队,只见他走到高台上,没有一句废话,翻手拿出一颗碗口大小的水晶球,朗声道:“开始吧。”

    云梨咋舌,不愧是仙师,办事效率贼高!

    惠嘉帝对伺立一旁的皇子们颔首示意,太子第一个测试,他挺直脊背走上前,郑重地把手放在悬浮的水晶球上。

    云梨伸长脖子,屏住呼吸,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

    结果云梨盯得眼睛都酸了,圆球也没丝毫反应,什么也没发生。

    看得出太子很失落,却还是肃着脸对两位仙师行了礼,才转身下来。

    第二个便是安染公主李明玉了,一向飞扬跋扈的她此时也很紧张,云梨瞅着她伸出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云梨再次屏住了呼吸,好似一呼吸安染的仙缘就会被她吓跑似的,一旁的昭仁长公主看得忍俊不禁,这孩子,又没到她,瞎紧张个什么。

    安染的手刚放上去,透明的水晶球刹那间出现一团澄澈的绿光,旋即光芒大盛,瞬间占满了整颗水晶球。

    “单、单灵根!”一旁的中年仙师惊喜交加,一把抓住安染的手,激动的话都讲不利索了。

    人群更是沸反盈天,有生之年能看见这么神奇的一幕,也算是不虚此生了。

    云梨大跌眼镜,这还是刚才那个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师吗?

    单灵根百年难得一见,就是在他们太一宗,进内门也是妥妥的,更何况还是遗落之地的单灵根!

    给门派找到了这么好的苗子,奖励一定少不了,想到这,苏茂激动地不能自已。

    一旁的林辰皱了皱眉头,他虽也很惊喜,但苏师兄这反应着实太过丢人,特别是在这些凡人面前,丢了修仙者的气度。

    然而苏茂毕竟是筑基后期,又是苏师叔族人,自己虽不怵他,却也要给几分薄面。

    想到这,林辰清了清嗓子,缓缓道:“木系单灵根,上等资质。”

    说完转头对安染笑了笑:“小师侄,先到一边休息,和家人道个别吧。”

    淡定从容,一看就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当场将中年仙师比成了渣。

    苏茂这才反应过来,放开安染的手,故作镇定地负手而立,恢复了仙风道骨。

    一脸呆滞的安染回过神来,浑身都洋溢着喜气,冲云梨一阵挤眉弄眼后,挑衅地看向小白莲赵婉莹。

    赵婉莹心中咯噔一声,安染成为仙人了,以后岂不是更要压她一头!

    看安染小公鸡似的仰着头,一堆人围着她,赵婉莹瞬间嫉妒的心肝肺都在痛,安染她凭什么,除了出身好,她哪点配,又刁蛮又任性……

    云梨无暇顾及她俩的交锋,此刻她正紧张兮兮地瞅着前面一点点变短的队伍,那紧张程度就是比起当年高考也不遑多让。

    伴随着云梨咚咚加速的心跳,转眼就轮到云枫,马上快到她了,看到云枫强绷着小脸拖着步子下来,她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手心直冒汗。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