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灭门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锦城三大家族,方朱两家最高修为不过筑基期,而莫家,竟然出了一个元婴真君。

    修炼一途,资质、资源、气运缺一不可,小门小派别说元婴修士了,就是金丹期修士都是凤毛麟角,先前他们还当是莫祁山天资卓绝。

    “哼,我莫家本就属于残夜阁,何来勾结一说!”莫忧满心不屑,高傲地抬起下巴,其上露出一点红色的印记,她又很快收了回去,重新隐在阴影下。

    方寅悲愤,他方家偏安一隅,谨小慎微,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慢慢发展到如今的规模,竟因莫家招惹上残夜阁的魔头,一夕灭门,实在是意难平。

    他挣扎着站起来,再无先前的卑躬屈膝,枯瘦的手颤抖着指着院中的黑衣人,神色悲壮,“你们这些魔头,行事残忍,毫无顾忌,就不怕因果报应吗?”

    景十三冷笑,区区蝼蚁,也敢妄谈因果,正要开口,先前一脸悲壮,准备英勇就义的方寅手中黄光一闪,瞬间没了踪影。

    院中的人呆了呆,方家人没料到老祖竟然抛弃他们,独自逃了。

    残夜阁的人也没想到,他竟然拥有能穿越结界的遁地符。

    遁地符是玄阶符篆,可不是什么随便一个不入流的符师可以制作出来的,能穿破结界的遁地符就更不简单,至少也得是正经的六阶符师才可。

    “想跑?”景十三冷哼一声,身形一闪追了上去。

    “老祖——”

    有人口喷鲜血,凄厉地喊道。

    方家众人如梦初醒,一位中年男子手提长剑冲向离他最近的黑衣杀手,“我跟你们拼了!”

    闻声望过去的云梨不禁心中一颤,捏了捏幻世绫,不自觉上前两步。

    那是师兄,虽然戴着兜帽面罩,但师兄的身形她不会认错!

    卫临脚尖轻点,身形变得飘忽起来,眼见那一剑似刺中了他的心口,下一刻那残影消散,卫临已在到了男子背后,手中长剑一送,贯穿男子身体。

    “噗——”热血喷洒而出,卫临身形一闪,竟是一丝一毫也没沾染到。

    “好俊的身法!”一位筑基中期修士赞叹道。

    旁边的修士都看了过去,连蓝书都抬眸望了卫临一眼,若有所思。

    其余的方家人有的嘶吼着冲上前,有的则趁机后退,想要趁机逃出去,然而没有用。

    一个又一个的身影倒下,流淌的鲜血浸湿了刽子手们的鞋。

    持续恐惧中的云梨突然感受到一丝微弱的灵力波动,她望过去,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缩在角落阴影里。

    他双目充血,眉毛一根根竖起,脸上暴起一道道青筋,死死盯着前方,白皙的牙齿深深嵌进嘴唇里,一丝丝血迹沿着嘴角流下,双手紧紧抱着一个小小的青碧色香炉,袅袅青色烟雾在他身边形成一个迷幻法阵,将他整个罩住。

    云梨愣了片刻,还真有人躲过了,还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看他的模样应是一开始就躲在这儿,她的目光落在少年手中的香炉上,这是什么法器,竟连金丹修为的景十三都未发现?

    云梨看过去的目光让沉浸仇恨的方墨浑身一抖,被发现了吗?

    不,不可能,碧烟香炉可是地阶上品法器,它的迷幻阵就是金丹期也看不透!

    他微微松了口气,转而看着渐渐稀薄的烟雾又焦急起来,撑不了多少时间了。

    随着少年的目光,云梨也注意到香炉散发的烟雾比之方才淡了些。

    她眨了眨眼睛,抬眸瞄了瞄四周,景十三还未回来,离她最近的另一个练气二层少年,抖着唇,面无血色地看着府中的屠杀,一旁的温雪萝依旧一脸漠然。

    云梨目视前方,悄悄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张遁地符丢过去。

    能不能逃出去,就看他的造化了。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