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摘桃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银白长剑啪的断成两截,断剑顺在石台滚下去。

    卫临体内灵力涓滴不剩,浑身血流不止,他终于支撑不住,晕死过去,彻底昏迷之前,余光似乎瞥了一点青色光亮。

    一刻钟后,一个黑衣女孩从洞穴匆匆走出,衣衫带血,应是刚经历了战斗。

    她冷漠而谨慎放出神识,有人?

    她眉心一皱,抽出青木剑,缓缓上前,目光在圆台上昏迷的卫临身上顿了顿,而后便被圆台边缘一棵弯曲的树上挂着的青蓝色灯吸引了。

    灯的上方覆盖着四片花瓣,大小不一,正对着她的一面,花瓣最大,几乎盖住了一整面的灯身,最小的一片花瓣微微翘起,整个灯散发着莹莹青光,幽静又清新。

    她面上的漠然有了一丝柔色,正待上前,对面的平台上又出现了一个黑衣女子,像她一样,黑衣女子的目光瞬间也被青灯吸引。

    那灯似乎有什么魔力,能瞬间吸引人的注意,看见它的人都忍不住想要据为己有。

    黑衣女子看了眼先到的温雪萝,一个练气六层的小修士而已,也不是什么大管事护法的高徒,她脚尖轻点,转瞬就从另一边到了圆台,探手就去取灯。

    温雪萝眼眸平静,稳稳挥出一剑。

    “啊——”

    惨叫响彻天际,黑衣女子死死捏着右手断口,圆脸扭曲,双目猩红,森然道:“还没人敢这么对我张滔!”

    张滔很愤怒,她父母都是残夜阁管事,门中弟子都很捧她,哪个见了不是师姐长师妹短的,有什么好东西都是第一时间孝敬,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对她出手!

    还直接砍了她的手!

    张滔怒火滔天,“我要杀了你!”

    吼完,瞥见温雪萝兜帽下,面似冷玉,黛眉秋眸,如空谷幽兰,遗世独立,更是嫉妒,一扬手,一道红烟就朝温雪萝脸上洒去。

    她天生一张圆脸,本也勉强算得上圆润可爱,却生就一副塌鼻梁,生生破坏了美感。

    温雪萝一边挥剑砍下她剩余的左手,一边信手施展风灵术,红烟被风一吹,立刻转了向,洒落在张滔脸上。

    张滔再次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脸上如被泼了硫酸,腐蚀得面目全非。

    看见她的样子,温雪萝怔了怔,记忆被拉扯,母亲满是水泡、红肿化脓的脸似乎近在眼前,她仿佛又听见母亲卑微到尘埃里的哀求,一声又一声,如一柄刻刀,一刀一刀划在她的心上。

    嫡母徐若雅扭曲、疯狂的脸与眼前的女子渐渐重合,滔天的恨意蹦发。

    她平静的眼眸起了风暴,握着青木剑的手背青筋暴起,衣袂无风自动,死死盯着面前的张滔。

    哀嚎中的张滔在她森寒的目光中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仿佛被恶鬼盯上了一般,她一时竟忘记了剧痛,吞了吞口水,道:“你、你想干什么?我爹娘可是市楼管事,我、我点了魂灯的......”

    温雪萝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她的耳中只有徐若雅极尽恶毒的辱骂,身体一阵阵发寒,双目聚起点点杀意,森然道:“该死,统统该死!”

    刷!刷!刷!

    “啊——”

    尖利的叫声再次响彻云天,而后戛然而止。

    清河谷内谷,一位正在修炼的黑衣银饰的修者蓦地心痛难忍,突如其来的情绪让他差点走火入魔,从修炼中退出来,他皱眉擦拭掉嘴角的血迹,似忆起了什么,他神色大变,身形一闪到了一个昏暗的小房间。

    房间很空,仅几盏烛灯悠悠亮着,现下,最右边的那盏,熄灭了。

    男子睚眦欲裂,扬天怒吼:“是谁——”

    下一刻,身形一晃,已经到了胡溪峰下。

    “景十?你怎么来了?”

    远远察觉一股惊人的气势向这边急速掠来,景十三正纳罕呢,几个呼吸间景十的身影就出现了,现下这个时间他不是应该在修炼吗?

    随即他就注意到景十神色惊怒,滔天的怒火中裹挟着巨大的悲痛,还有一丝恐惧以及一种难以言说的希冀。

    “这是怎么了?”

    没有理会他的询问,景十直直朝半空中的漩涡飞去,却被反震开,他不管不顾又要往里去,被景十三一把抓住,“到底怎么了?”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