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第三关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云雾飘渺,山峦耸翠,天际尽头,一座巍峨宫殿静静伫立。

    令人称奇的是,虽隔着万里云海,那宫殿却好似近在眼前,黛瓦红墙,飞檐廊桥,甚至其后排排翠竹都清晰可见。

    反倒是中间相隔的座座山峦隐在云海中,只山顶若隐若现,让人看不真切。

    温雪萝远远眺望那宫殿,与脑中的画面一一对应,眼中闪过喜意,喃喃道:“就是这儿了。”

    她向前几步,在路边的蓝花楹树上寻找一阵,将入梦焚心灯挂在左边月牙状树枝上,又将灯按照脑中画面摆正,方才注入灵力,点亮青灯。

    幽幽青蓝光亮起,静静照在旁边的蓝花楹上,那幽光似是青蓝颜料,将旁边的蓝花楹一点点染上它的颜色,当整棵蓝花楹都被染成青蓝色时,树下空间有一瞬的扭曲,蓦地出现一扇虚无的门,抬眼望去,对面的宫殿前也有一扇同样的大门。

    温雪萝深吸口气,无论前方等待她的是什么,她都不能、也不会退缩,云姝仙府她势在必得!

    一步跨进门内,灼人的热浪扑面而来,熏得她倒退几步,抬眸望去,满眼的黄,先前的宫殿就在一座沙丘后面。

    她皱起了眉,心中警铃大作,这沙丘先前并未看到。

    神识笼罩周围,并有没有什么异样,看着前方的宫殿,她愣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周围依旧黄沙漫天,热浪袭人,她心一横,身影闪动,迅速翻过了沙丘。

    而后呆住了,沙丘后面依旧是沙丘,宫殿也依旧在沙丘后。

    片刻后,她不死心又翻过一座沙丘,却依旧如此。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的灵力早已枯竭,嗓子烟熏火燎的难受,汗水刚渗出皮肤,就被灼热的气浪蒸发,眼皮越来越重,看什么都是重影,脚下更像是被灌了铅,每迈一步都要用尽全身力气。

    她吃力地抬起头,看着前方的清晰的宫殿,脑中闪过母亲面目全非的脸,变强的念头重新清晰起来,一定要得到云姝仙府,必须要得到!

    涣散的眼神再次聚起神采,深陷沙粒的双腿也再次抬了起来,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定地前进。

    渐渐的,起风了,沙粒飞扬,天昏地暗,一粒粒细碎的沙子在狂风的裹挟下,化作最锋利的刀刃,割开衣袍,划破皮肤,切开血肉,鲜血洇染,体内的水分进一步被蒸发,她像一条濒死的鱼般张大嘴,竭力汲取每一丝空气,却又被更多的细沙堵住鼻孔口腔。

    她死命咬着牙,心中念到,向前,向前,向前.

    坚定的意志,极度虚弱的身体,二者谁也不肯妥协,她感觉自己越来越轻,越来越轻,灵魂似乎已经脱离了身体的禁锢,如一个旁观者般,冷眼看着自己在漫漫沙海中踽踽独行

    天疏云淡,微风轻缓,青翠欲滴的植被轻摇款摆,舒展着娇小的身体,一花一叶,一茎一枝都沐浴着阳光。

    云梨麻利地将摘好的灵果放入玉盒,头一歪,又看到一颗饱满多汁的灵果,正待去摘,旁边窜出一个人影,先她一步触上灵果。

    她翻了个白眼,这已经是月二十三今天第三次抢她灵植了,事不过三,她停下来,恶狠狠道:“你想打架吗?”

    月二十三顿了一下,居然没有跟她抬杠,而是扭扭捏捏的脸红了,支支吾吾了许久,终于开口道:“你昨天挺厉害的,特别是最后那一招,斩杀“

    “打住,”云梨打断她要出口的那三个字,狐疑道:“你这是在,夸我?”

    月二十三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蚊子般嗯了一声,随即又嘴硬道:“但还是比之小姐和千九师兄还是差一截。”

    “嘁,有你这么夸人的吗!”云梨白她一眼,“你抢我么多灵植灵果就为了夸我啊?”

    月二十三语塞,跟蓝书一样,她也打算先跟云梨搞好关系,再趁其不备下手,奈何之前二人就相互看不顺眼,现在突然转变态度,傻子都会怀疑,她只得慢慢来,适时怼上一句:“不然呢。”

    云梨:“.”

    她用脚指头想,都能猜到她是因昨天那轻飘飘一击,对她的幻世绫起了贪念。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