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逃逸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空旷的大殿内,随着最后一道白光没入温雪萝体内,秘境猛烈震荡,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虚影慢慢显现,而后化作流光,飞入秘境中央消失不见。

    面面相觑的云梨二人呆呆看着脚下的焦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凭空消失;兽群中,蓝书惊讶的发现与她角力的妖兽似被什么拉扯,倏然隐没,回头看见追赶她们的兽群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处山谷角落,一名黑衣弟子正伸手去摘一株碧蓝花,在他手触上花茎时,忽而眼前一花,碧蓝花已不见踪迹

    这样的情形在每一个还活着的残夜阁弟子面前上演,下一刻眼前一花,众人才发现已到了胡溪峰山下。

    怎么回事?

    众弟子呆愣,随即就发现几道虹光从天际飞来,开启秘境的景十三与市楼总管事景十均是一脸呆滞。

    当先一道虹光转瞬而来,一只灵力所化的大手急急向中间的抓去,众人这才发现在流光消失处立着一黑衣女子。

    云梨与卫临对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黑衣女子竟然是温雪萝!

    虽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却很明显温雪萝似是得到了某种好处,并导致了这一切的异变。

    元婴后期修士的威压让温雪萝忍不住颤抖,幸好仙府有护主功能,一道白光笼罩着她,顿时就感受不到威压了,紧接着白光一闪,她与仙府就在一众大能的眼皮子地下消失的干干净净,一丝气息也无。

    “空间传送!”刚出关赶来的惊蛰看到这一路,平日淡定的他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追!”

    最初来到这里的男子大喝一声,几人再次化作虹光,四散着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三天后,残夜阁议事厅。

    弧形圆顶上镶满了鹅卵石大小的夜明珠,莹润的光线交相辉映,整个议事厅恍若白昼。

    一位头戴金冠,身穿金线滚边白色锦袍的中年修士高坐主位,面若冰霜,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东边立着绝杀惊蛰、白露,西边则是副阁主与蓝书,皆是眼帘半敛,垂手静默。

    一想到残夜阁立根之本,自己守了多年,费劲心思也没能收为己用的云姝仙府,竟被一个小辈拿走,残夜阁阁主星冶真君脸色就又黑了几个度,心中郁燥,恨不能撕裂眼前的所有东西,无论人与物。

    星冶真君的脸越来越黑,空气中的低气压越聚越浓,另外几人都屏息敛气,大气儿也不敢出,唯有惊蛰还算淡定,拇指摩挲着其上的一枚莹润扳指,只是紧锁的眉宇也预示着他现下的心情不佳。

    残夜阁高手尽出的情况下,还让一个小姑娘从他们手中逃走,说出去,残夜阁威名何在!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左护法芒种匆匆进了议事厅,小心翼翼觑了眼星冶真君:“启禀阁主,那弟子身份已有眉目。”

    星冶冷哼一声,强压下心中的暴虐,厉声道:“说!”

    “此女名为千十一,是一年前由玄级杀手影一带回阁中,之后各项任务完成的也是中规中矩,平日少于人来往,只与,”说到这里,他抬头瞥了一眼惊蛰,才继续道:“只与同时进入阁内的千九千十多了一些往来。”

    惊蛰摩挲扳指的手顿了顿,凉凉睨了他一眼。

    芒种下意识缩了缩脖子,随即意识到自己被惊蛰一个眼色吓到如此地步,不禁老脸一红,他又抬起了下巴,撑起绝杀的威严。

    “千九?”

    星冶真君神色一闪,看向惊蛰,“本座记得,一年前你新收的小弟子是叫千九吧?”

    “是的。”惊蛰语气淡淡,“既然与他有关,就叫他进来回话吧。”

    星冶没有反对,只补充道:“将那个影一也叫进来。”

    一炷香时间后,云梨二人就忐忐忑忑来到了议事厅,前面已有一人长身伏地,看气息,应是影一无疑了。

    二人刚行完礼,就听头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你们与千十一是何关系?”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