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惑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刚出议事厅不远,景十就拦住了卫临,“我女儿”

    他刚开口,卫临就知道他要问什么,他面色十分沉痛,语调却是抑扬顿挫,“大人节哀,我醒时,令千金已然没了气息,身上密密麻麻都是伤口,脸上更是像被什么毒药腐蚀了一般,已看不出面目,更可怕的是,脸上还有一个大大的死字,深可见骨,只差一点点,就将整张脸切成几块了,真是歹毒!”

    景十睚眦欲裂。

    “哦,对了,双手也被砍断了,其中一只,貌似是右手吧,滚在我的衣摆上,起先我没注意,站起来时咕噜咕噜滚出来,简直吓我一跳,您不知道,真是惨呀,青白青白的,又没了水份,晃眼一瞧,还以为是干柴呢,也不知断了有多长时间;另一只.”

    云梨无语,还是这么小心眼啊,一点儿不吃亏。

    但是这个景十也确实很恶毒,他女儿死了,他悲痛可以理解,但也不能拉人陪葬啊,这个时候将师兄与温雪萝牵扯在一起,若是没有景十三的公道话,师兄还不被生吞活剥了!

    卫临叹了口,满脸愧疚:“哎,我来阁里的时间短,又跟师父闭关了一年,不认识张师妹,若是知道她是您女儿,说什么也要将她的尸体给您带出来,不让张师妹曝尸荒野!”

    眼见景十眼眶越来越红,额头青筋暴起,云梨一把拉住突然变得话多的卫临,沉痛道:“大人请节哀,我们就不打扰大人了。”

    话落,拉起卫临就往小院方向飞奔。

    “什么?”

    回到院子的云梨听了卫临完整版讲述,忍不住的惊呼出声,她很气愤,非常气愤:“温雪萝竟然抢你机缘!亏我们还救过她,不指望她报恩,也不能趁人之危吧!这个白眼狼!”

    “你小声点,”卫临眸光微寒,冷哼道:“她那样的人,还指望她涌泉相报不成,她没顺手解决我,拿走我的储物袋,就已是看了救命之恩的情分了。”

    云梨抿着唇,心里还是很气,转而想到他们当初只是顺手而为,本也没指望她的报答,现在她能在那样的情形中放过师兄,也不算白救她一场,换做其他人,不仅要拿走机缘,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师兄也不会放过,她又释然了。

    过一会儿,她八卦起来,“你说温雪萝能不能从阁内一众高手的追杀中逃出去啊?”

    残夜阁所有在阁内的天级、地级、玄级杀手都派了出去,执行一些不重要任务的杀手也在紧急召回,现下,残夜阁只一件大事,抓回温雪萝,拿回云姝仙府。

    他们从议事厅出来不久,就见绝杀惊蛰、白露化作虹光,离开了清河谷,不用猜,那必然是去找温雪萝的。

    残夜阁上下一片风声鹤唳,众弟子群情激奋,温雪萝不是带走了一座仙府,而是拿走了所有人的希望,没有了绝影峰,一众练气期弟子筑基材料难寻,很多人将一生卡在这个关卡;没有邙山,一众筑基弟子的实力提升也受影响;金丹期受的影响看起来最小,实则最大,残留天道法则之所可是罕见。

    “不是已经逃出去了吗。”卫临语气淡淡,心里怄得吐血,他有种直觉,被温雪萝拿走的机缘,定是与她最后得到云姝仙府有关,与这样的机缘错之交臂,怎能不怄?

    云梨点点头,当日温雪萝刚得到仙府,一切尚未稳定,又突兀地暴露在众人眼皮子底下,阁主亲自出手都未能拦下她,过了这许久,她与仙府的联系肯定更强,说不得已经完全掌握了仙府,现在这些人再怎么找也无事于补。

    她眼眸一亮,“趁这个机会,我们去查朱歌的事吧!还有找鬼泣解药!”

    现下大家注意力都在温雪萝身上,对阁内诸事难免放松,正是他们探查的好时机。

    “也好。”

    天朗气清,云梨站在一棵树后,静静等着,待脑中响起卫临的声音,“他过去了。”

    她立刻掐诀在树下练习起缠绕术,余光瞥见旁边树隙一闪而过的衣角时,手中的藤条倏然失控般飞出,带着她直直扑向旁边。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