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探望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这个简单,就说无意中吃了不知名的果子,就莫名其妙突破了。”谎言就要半真半假才更加可信。

    卫临轻轻点了点头,“这倒是可行,不过回京耽搁的时间太长,不妥。”

    突破基本都是一两天的事儿,再怎么耽误,也不会晚上四五天。

    “唉,”云梨撅起嘴,想了一会儿,妥协道:“好吧,不回京都。不过这里离西郡很近,我们去看看师父吧!说不定师娘也在呢!”

    卫临一怔,说起来他已经三年未曾见过父亲了,上次测灵根,也只有母亲回去了。

    此一去,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有机会再见亲人,以他们速度,此处到西郡驻地最多半天时间,四五天耽搁不起,半天还是可以的,便道:“也好。”

    闻言云梨眉开眼笑,催促道:“那赶紧的!”

    虽然回不了公主府,能见到师父师娘也不错,还能拜托他们给家里捎个信儿。

    “你慢点,外面的雾气有毒,尽量避着点。”卫临看着前面蹦蹦跳跳的小兔子,无奈地提醒。

    云梨脚下生风,头也不回地反驳:“有毒才要走快点嘛,早点出去才是正理。”

    话落,身边白影一闪,卫临已经跑到了她的前面。

    哎哟喂,比身法是吧,她跺了跺脚,立刻将身法施展的极致追了上去。

    “哎,你等等,你跑错方向啦——”

    眼见不远处就出沼泽了,卫临沿着边缘跑了一会儿,竟然来了个大拐弯,从侧面往回跑,马上就出她的视野范围了,她立即甩出幻世绫拉住他。

    难道又有幻阵?

    她停下来,四处望了望,没发现有阵法的痕迹,看向走过来的卫临,她疑惑道:“你怎么往回走?”

    “我在往回走?”卫临皱眉,顿了顿,道:“你走前面。”

    “奇怪,明明没有幻阵的。”她边走边嘟囔,目光瞥见卫临手腕处的青紫,又低头瞧了瞧自己白皙的手臂,灵光一闪:“是瘴气,这瘴气不禁能阻隔人的视野,削弱感知能力,同时也干扰了人的方向感!”

    果然,在她的带领下,不到一炷香时间,他们就顺顺利利走出了沼泽。

    卫临盯着她,愕然道:“你竟然百毒不侵!”

    之前的鬼泣,后面绝影峰的漱芳依、紫源稞等毒草,现在的瘴气,对她都没有丝毫作用。

    他承认,他嫉妒了。

    云梨一撩额前碎发,嘚瑟道:“没办法,天道亲闺女,待遇就是好!“

    “那尊贵的天道小公主,上次的云姝仙府是您赏赐给温雪萝的吗?”

    “咳咳咳,区区云姝仙府而已,本道姑这样的天才,还需要什么天材地宝吗?”

    她抬了抬下巴,杏眸一斜,摇摇头,“低俗,太低俗!”

    “哦?那对您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卫临皮笑肉不笑。

    她面色一肃,义正言辞,慷慨激昂:“自然是体验,结果不重要,过程才是组成人生.”

    一路笑闹,很快就到了西郡城,肃穆的将军府前,卫临站着没动。

    云梨瞅了瞅他神色,猜测道:“你该不会是近乡情怯,不敢进去了吧?”

    卫临依旧没说话,只是拉着她到了侧边院墙,“翻墙吧,若是母亲在,我们就现身,不在就直接去军营。”

    云梨微愣片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深陷杀手组织,指不定哪天就得罪了什么人,还是不要暴露出身,免得牵连家人。

    那些个修士,可不会在意什么凡人不凡人的。

    进了府,直奔主院,却并未见到秦氏,卫临有些失落,看来见不到母亲了。

    是夜,月明星稀。

    平西军大帐内,灯火如豆,卫子期站在沙盘前,皱着眉、望着沙盘出神。

    外边似乎起风了,账内的灯火被吹得颤抖几下,蘧然熄灭。

    他猛然转身,拿起兵架上的长枪握在手中,厉喝道:“谁!”

    风季已过,营帐又扎得严实,不可能有风吹起来,除非有人掀帘进来。

    一团荧光在帐中亮起,少年手托荧光石显现眼前。

    “将军!”账外响起一阵阵脚步声,有士兵试探地询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