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弱柳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晴天霹雳!

    他们的灵餐还是去绝影峰之前补充了一次,从绝影峰出来,温雪萝的事闹得人心惶惶,也没心思去什么市楼;然后半夜三更被传讯符叫出来做任务,本来就靠着一袋灵米勉强撑着了,还被她送出去了。

    她哭丧着脸,“我忘了。”

    三天后,几乎是刚到附近海域,一张传讯符就飞了过来。

    “走吧。”云梨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地图,对比传音符中月一所说,找到了他们所在的岛。

    卫临看着手中的地图找到传讯符中月一所说的地方,久久不语,半晌才慢慢道:“七八天前他们就在那个岛了。”

    他记得很清楚,当时他追着蛋到了那岛后面,远远就听见二人声音,眉心一跳,忆起当时的场景,神色凝重道:“他们似乎看见了巨蛋!”

    “啊!”云梨心头一突,转念又想她在蛋里,他们又不能透过蛋发现里面的人是她,又放下心来。

    卫临眼神一厉,语气却轻柔如同梦呓:“也要做好准备,万一被认出,也只能.”

    “这话的意思,你想干掉他们?!”云梨愕然,有点小暴力啊。

    师兄刚突破练气九层,蓝书据说突破练气九层已经三年了,而且身为副阁主亲闺女,阁主亲传弟子,保命的法宝一定很多;不过师兄是剑修,于剑道一途有些天分,战力也不能等闲视之,他们俩打起来,谁会赢呢?

    至于她自己,对付月一这个练气八层,嗯,问题不大,这样看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就是魂灯有点麻烦。

    不干掉他们,被发现了秘密,有可能会遭到残夜阁的追杀,还有可能被拉去做小白鼠,干掉吧,作为阁中精英一定是点过魂灯的,死前的景象一定会传回去,也要被全阁追杀。

    好像怎么样都难逃被追杀的命啊!

    站在船头,望着慢慢接近的海岛,二人对视一眼,上了岸。

    “这是怎么了?”云梨错愕地问道。

    床上的蓝书蜷缩成一团,漆黑鸦发更衬得她脸色苍白如纸,白净的额头上,冷汗一层密过一层,往常不点而朱的樱唇毫无血色,整个人如同被雷雨打过的梨花,美丽又脆弱,苍白又无力。

    “神识受损。”

    月一心有余悸,只差一点,他就跟着放出神识去查探了,指了指门:“先出去吧。”

    说完向门口走去,云梨二人悄悄对视一眼,方才默默跟着出了玲珑屋。

    万万没想到,他们想好了各种措辞,却没料到根本用不上。

    “八天前,我们发现水中有金红色的东西在高速移动,师姐放出神识查探,然后就这样了。”

    一到外面,月一便解释了。

    “金红色的,东西?”云梨眨了眨眼睛,微微歪着头,作出惊奇状。

    心中满满的雾草,这事竟然是她干的!

    “速度太快了,具体是什么没看清。”

    卫临暗暗松了口气,经历了太多事,他都忘了那巨蛋不仅能聚集天地灵气精华,还能隔绝探查。

    除了像他一样亲眼看到一个大活人,在眼皮子地下变成一颗蛋,或者看见阿梨从蛋中出来,谁人能想象得到这巨蛋里面是个活人呢?

    白担心一场。

    不过他上次神识受损,没几天就恢复了,都八天了,蓝书怎么还严重成这样?

    “神识受损这样严重吗?”他这样想,也就这样问了。

    “哎,这不是简单的神识受损,”月一叹了口气,后怕道:“她这是神识被吞噬了一部分。”

    “神识受损,神识吞噬,”云梨喃喃自语,恍然道:“这就跟受伤差不多,神识受损就相当于一般的伤口,而神识被吞噬就是缺胳膊断腿,我这样理解对不对?”

    卫临、月一:“.”

    理是这么个理,就是这形容,略凶残些。

    “呃,可以这样形容,但师姐这也没那么严重,顶多算断了根手指。”月一扶额,呸呸呸,他在说什么。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