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九溪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入阁之前拜的,”云梨垂下头,语气有些低落,“一次机缘巧合下救过一位修者,后来他便收我为徒了,可惜家师身中奇毒,传授我功法后,不久就走了,临终前嘱咐我,一定要将红尘一脉延续下去。”

    卫临嘴角动了动,看来以前那些话本子都没白看,故事编得不错。

    “红尘?”蓝书皱眉,这门派没听说过,抬眸望向明三,问道:“真人见多识广,可有听说过红尘一派?”

    “这,倒是不曾听说过。”

    “没有吗?”云梨睁大水汽氤氲的眼眸,“师尊走得急,什么都没来得及交待。”

    幸好幸好,若是真的有这么一个门派,还不得穿帮!

    明三安慰道:“沧澜大陆幅员辽阔,本座才去过多少地方,又那能尽知天下门派。”

    云梨含泪点头,表示被安慰到了。

    事已至此,又安慰了云梨几句,明三总算准备走了,云梨大大舒了口气。

    脚抬到一步,明三突然又放下,问道:“对了,还未请教令师名讳?”

    云梨身体一僵,王大锤、刘二蛋、张铁柱一堆名字乱码一样在脑子里飞转,她正纠结着挑那个,眼瞅着蓝书脸上要浮出怀疑之色了,她几乎脱口而出:“家师九溪。九天的九,溪水的溪。”

    “何解?”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

    明三沉默了,先不论对方是个怎样的人,是否人如其名,至少取这个名字的人,是希望他能心怀苍生,甘为溪涧。

    在这样一个世界,能有这份心,已是难得。

    他微微颔首,就要离去,蓝书急了,明三对门下弟子要求严格,特别重视实战,经常私下给弟子安排任务。

    千十若是拜了他,必会单独出谷做任务,没了千九,她派出去的人手也不必畏手畏脚,到时何愁那橙绫不到手。

    撑着笑脸,她作最后的努力:“真人不再考虑一下?体修的好苗子可不好找。”

    明三摇摇头,道:“我与她无缘,强求不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当初他顶着多少压力,才守住对师父的承诺,今日易地而处,他若是强迫这小女娃改换门庭,又与当年那些逼迫他的人有何区别。

    看着前方渐行渐远的身影,蓝书收起心中的不甘,温和道:“想不到千十师妹心思如此纯恪,倒是我的不是,让师妹为难了。”

    云梨心中冷笑,这丫到底在憋什么坏招,干嘛非得让她给明三当徒弟?

    “师姐也是好心,不必自责,只是他们无缘罢了。”

    见云梨面子活也不想做了,卫临递了个台阶过去,现在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蓝书走后,云梨仍拧着眉,嘟囔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左不过就是想要你的绫,”卫临凤眸微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论这一局她是何安排,都破了。”

    “走吧,修炼去!”

    暗处虎视眈眈的敌人已经跃跃欲试,他们自然也要抓紧修炼,提升实力才是。

    “对了,你刚才装得挺像那么回事,我都差点以为你真的有个叫九溪的师父!”她报出名讳的那一刻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尊敬、郑重,语调、神情都是那么地恰当,没有表现出半分瞎编的迹象。

    云梨心头有什么微闪,她嘚瑟地一撩额前碎发:“嘿嘿,就是这么多才多艺。”

    翌日的比试,纠结了一番,她还是选择不用灵力,没办法,前面人设已经立好了,不能崩人设。

    一锤击飞对手,她正要跳下擂台,又感受到了熟悉的灼热目光,侧眸望去,只见明三站在人群后方,热切与惋惜两种情绪在他眼中轮番上演。

    云梨仿佛被人定住了身,一边对着明三笑不露齿,一边果断收回伸出的脚,踩着名门淑女的小碎步,安安闲闲地缓步走到擂台边缘,冲下面的卫临使了个眼色,柔弱地伸出了手。

    台下尚未散去的人群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特别是那些之前在2号场地比试的人,更是难以置信,若不是刚才还看见了那熟悉的巨锤,他们都要以为她被人夺舍了。

    卫临余光瞥见斜后方的明三,白了她一眼,极其敷衍地伸出手臂。好歹人家是易筋期真人,怎会随随便便就出尔反尔。

    云梨将手搭在他的手臂上,斯斯文文的下了擂台,在明三灼人的目光中几欲落荒而逃。

    大佬,能别用那种眼神看着她吗?她害怕!

    在她的忐忐忑忑中,这一轮比试全部结束,接下来便是24晋12了。

    待空中大屏幕上亮晃晃的1号对战7798号出现时,二人齐齐呆滞,其他关注二人的修士也兴奋了。

    “我去,一剑公子与巨锤萝莉遇上了!”

    “嘶,他俩都是一招定胜负,你们说这次谁会赢啊?”

    “那还用想,自然是一剑公子,他可是实打实的练气九层,又得惊蛰大人传受剑术,必定是要胜上一筹。”

    “有道理。”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